鸑鷟之翎

笔力绝赞光速退化中,文风极其不稳定。
懒癌晚期,不定时失踪。
是个杂食,但是杂食也挑食,会发病。

【问卷】文手20题

 @燦陽之下 我交卷了(好闲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鸑鷟之翎/阿烟

前面那个是ID,后面那个是大家对我的称呼。

由于很多人都说过前面那个四个字里有三个不会念,所以我注一下音:鸑(yue)鷟(zhuo)之(zhi)翎(ling)。当初改ID的时候正好在等一款国产Gal《鸑鷟:镜花水月》的续作,因为鸑鷟被注册了,所以顺手改成了这个。

至于阿烟……只是因为小学时候用的充满梦幻气息的ID里有个“烟”字,就沿用下来了。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レオ泉】独立战争(上)

*发在主lo断个后路


  “好——这样一来就结束了。”

  打完结的绷带刚被剪断,花猫就跃进了护士小姐的怀抱中,撒娇般哀哀叫了几声。换作平日,女孩子的心早就被叫声软化下来,只是现在她的大半注意力还放在别处。

  将花猫的伤腿虚搁在臂弯外后,护士小姐的视线又回到了濑名泉身上。她垂下眼来,细声细气地替花猫道谢:“幸亏有濑名医生在,不然我们还不知道要怎么帮这个可怜的孩子呢。”

  “只是帮忙处理了一下而已,不算什么大事。”

  “明明是内科系的,但您意外熟练呀。”护士小姐将花猫往上抱了抱,抿嘴笑道,“莫非濑名医生也在养猫吗?”

  “是啊。”

  濑名泉的回答很是干脆利落,他不知道...

【レオ泉】星期恋人04

*电影台词出自王尔德《莎乐美》。

前篇看这里:01  02  03


  Day3


  “让我亲吻你的嘴唇。”

  少女上前一步,那摇曳的身形让人联想到扑火的飞蛾。她仰起脸,掀起被涂成金色的眼皮,那双漆黑的大眼睛中只映出了对方的身影。

  “我要亲吻你的嘴唇。”

  不顾侍卫的阻拦和男人的躲闪,她拼命朝对方伸出手去,与凝望月亮时相同的恍然神情浮现在了她的脸上。

  “诅咒你!乱伦母亲的女儿,你将受到诅咒!”

  “让我吻你的嘴,约翰。”

  妖艳的巴比伦公主——莎乐美对一切都置若罔闻,她的指尖终于能触碰到先知约翰的衣角,却被他如蝎...

【狮心七夕接龙活动/10:00】第一棒

*一个ABO车头

  闻到了柑橘味,是比平时更加甜腻的味道。

  濑名泉自一叠曲谱中抬起头来,视线正巧撞上月永レオ的翠色眼睛。说“撞”其实不是那么贴切,因为月永レオ的目光可疑地躲闪——但濑名泉还是捕捉到了双目对视的那么一刹那——他恰到好处地挑起眉来,带着某种最终得胜似的隐秘愉悦,开口确认道:“你发情了?”

  这个直白的问句显然把月永レオ噎了一下,他瞳孔偏移,只用颔首的方式做了无声的肯定。自从升上三年级以后,月永レオ鲜少如现在一般缺乏余裕。他看上去有些焦躁,用撑在桌上的手撩起了自己的刘海,将它们梳上去又抽离。

  月永レオ一边重复着这个动作,一边分出些神来看着濑名泉将摄影棚的房门反锁,...

【レオ泉】星期恋人03

前篇看这里:01  02

 @燦陽之下 再次交棒(?

  Day2

  

  昨晚濑名泉做了个梦,梦境中的他回到了童年时代,个子矮矮,打扮得却像个小大人,衬衫外还套件西装背带裤。母亲牵着他的手,新家、搬家公司的大卡车、一个个邻居,记忆像被按了快进键一样往前滑动着,背景被拖出一条混混沌沌的色带。

  “你是谁啊?”

  声音从右侧传来。濑名泉扭过头去,牵着手的母亲不知何时替换成了一个橘发碧眼的男孩,鸭舌帽压住了他那头利落的短发,只从下面露出张好奇的小脸。

  ……れおくん。

  这家伙小时候比现在可爱多了啊。

  尽管那么想着,梦中的灰发...

【レオ泉】星期恋人02

 @燦陽之下 你看,我的01第一次有了02诶

前篇看这里:01

  Day1

  

  『快点出门,我在你家门口。』

  “……”

  看到这条简讯的时候,月永レオ正将一片面包往嘴里送,一不小心吞得太多,噎在了喉咙里。他痛不欲生地弯下腰,深呼吸几次,胸膛上方的胀痛感稍稍缓解,便不长记性地又叼起一片,冲妹妹草草打了个招呼便往外走。

  打开大门,濑名泉正如他所说的一样侧身等在门口。灰发少年将肩上勒着的球拍袋和书包甩在背后,漫不经心地垂眼滑着手机,听见门扉开启的声响才转过头来。

  “早上好。”

  濑名泉面无表情地说道。

  “呀吼——濑名早上好!”

 ...

【レオ泉】星期恋人01

 @燦陽之下  我发了,你呢

  “这是您点的两份草莓巴菲,请慢用。”

  “喔,多谢啦!”

  服务员微微欠身将卖相精致的甜品摆放在桌上。她提起嘴角,对着年轻的客人还以一个礼貌的笑容,收起托盘后退两步,折身快走三步,走出用餐区域后,立刻闪身溜到了柜台后。

  “快看,又是那家伙诶。”

  回到一起打工的同伴身边,服务员小姐迅速将刚才的“您”变换为“那家伙”,她把托盘挡在面前,瞥了一眼刚才招待过的那对客人。

  他们和在这个时间点光临咖啡厅的大多数客人一样,都穿着标志性的蓝色制服,一看便是两个街道以外梦之咲高中的学生。少年无关紧要,重点是对面的少女——...

【狮心24:00/24h】心跳之秋

*游戏参考某两个老牌Gal,现实中应该没有这种模式

  “喂。”

  濑名泉从浴室中出来,便看见某个家伙横亘在走廊中间,直挺挺地躺在大理石地板上。他觉得好笑,轻轻踢了对方腰部几脚,示意起身。月永レオ对此的回应是一串意味不明的呻吟声,他蜷起身体,又再次摊开,像张煎蛋般平铺在地板上,努力汲取着大理石自带的凉意。

  见提醒无果,濑名泉准备再踢他几下,刚抬起脚来,脚踝便被月永レオ捉住。月永レオ闭着眼睛,相当胡来地顺手往下一扯,濑名泉重心不稳,一下栽倒在他身上,湿漉漉的双手也不知道按在了哪里。

  “哇呜。”

  “喂!”

  被预想之外湿冷的双手触及,月永レオ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濑名泉的脸...

【狮心】恋爱乃混沌之奴隶也

*合志稿解禁,如果喜欢的话请支持一下通贩余本>链接点我

  1.

  好想睡觉。

  被困意所席卷,月永レオ的脑袋无意识地重重往前一点,这个动作反而将他刺激得清醒了一些。下一瞬间,他所置身的四面八方掀起了如潮的掌声,一个浪头打来,月永レオ浑身一震,总算意识到自己姓甚名谁,身处何地。

  眼前是宽敞的音乐厅,装潢华贵座无虚席,明亮光线所集中的舞台中央立着一架钢琴,它的演奏者——一位灰发青年朝观众们礼节性地鞠了个躬,复又坐回到钢琴凳上。他开始一轮新的演奏,才几个音符,寡淡平凡的旋律就让月永レオ重新变得昏昏欲睡。

  但这次燃起的不止睡意,还有怒火。月永レオ不知道自己为何来看这场无趣...

【レオ泉】Deuce

*体育祭时间轴的一个小短打,去年就没想到雷居然是体育祭之前复归的,想着王骑之前两人应该就是这样微妙的关系吧,拖了快一年终于写了(

  真热。

  濑名泉从水槽边直起腰,他刚洗了把脸,水珠淋漓地往脖子下落。伸手抹一把,水和汗混在一起,化开先前涂着的防晒霜,手心滑腻腻的,这让他觉得难受。虽说体育祭的运动量远小于一场颇具规模的演唱会,但濑名泉宁愿让舞台上的聚光灯烤化妆容,也不愿意在太阳和普通科共同的注视下比赛。

  超烦的啊,没来得及借到游君的眼镜。

  还没走几步,残留的水分就被迅速蒸干,濑名泉的心情也逐渐变得坚硬起来。让他烦躁的原因有许多,一时分辨不出谁是罪魁祸首:比如直到现在都不肯偃旗...

1 / 9

© 鸑鷟之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