鸑鷟之翎

笔力绝赞光速退化中,文风极其不稳定。
懒癌晚期,不定时失踪。
是个杂食,但是杂食也挑食,会发病。

【レオ泉】嫌疑犯ANTI的献身

*沿用了【レオ泉】呜呼,日本推理业界是不是已经彻底没落了?和 @燦陽之下 的【あんスタ/狮心】为了黄金时段放送不就只能被性转了吗世界观和设定,一句话概括就是推理作家月永老师和濑名编辑,绝赞双向暗恋(?)中。感谢niyo赐名(……)

  我一共看过三本月永老师的著作。

  第一本,消失的尸体,因为凶手和被害者们是多重人格分裂,从头到尾目击者、凶手、被害者们都是同一个人。令人困惑的是,不知道为什么第一人称月永侦探也很配合地区分了每个人格来称呼对方,您也是精神病患吗?

  第二本,同样是叙述性诡计,暴风雪山庄模式,侦探和助手受大学同学所托,参与拍摄一部小成本恐怖片,却被突发事件而被困在所谓的凶宅之内。仿佛是受到了传闻中的诅咒一般,女主角在发出一声惨叫后消失在了房间里。在搜寻的同时,却不断找到她仿佛已遭丢弃多日残肢……

  这样诡异而悬疑的氛围持续了全书的3/4,在剩下的1/4里,真正的月永侦探突然在凶手即将杀害濑名助手时神兵天降——原来前文的“我”并不是这个系列一直以来的主角,只是助手君的大学同学之一而已。只不过因为叙述中的刻意规避和濑名助手的态度,让读者陷入了误区之中。

  虽然挺老套的,但因为是系列作第一次玩的关系,观感也不赖,不是吗?

  如果死者不是双胞胎,“我”和女主角不是共犯就更好不过了。

  第三本,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看月永老师的著作了。

  故事的开头,发生在月永侦探帮濑名助手整理家中旧物那一天。濑名助手缘何整理旧物?没说,我还以为是他终于打算搬到月永家里去了呢。为何要叫来月永侦探帮忙?没说,不过这也没什么好让人奇怪的。

  总之,濑名助手在自己大学时代(不知为何月永老师特别偏爱两人的大学时代这个时间点)作为读者模特刊载的杂志里,发现照片上的搭档是高中时早已因为车祸去世的同班女生,但助手本人却毫无这件奇遇的印象。「大概是记错了吧」——他那么自我解释道。但一开始就强迫两人共赏杂志的月永侦探可不同意,反倒兴致勃勃地想要查出真相,「除去纠缠濑名的恶灵」。

  明明谁都没有那么说过。

  接下来省略50页的解决濑名助手母校高中校园七大不可思议事件,虽然是罕见的、和本格挨了那么点边的推理,但是是小品级别的。省略50页的侦探和助手去音乐会约会(票是班主任赠予的),关于音乐会的描述,关于月永侦探(或是月永老师自己)对音乐的心得演讲。因为全部和主线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完全省略也没问题。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从班主任那里得到了「班上没有意外死亡的女学生,只有转学离开的学生」的情报。

  不过看完以后,能够发现这句也无关紧要就是了。

  跳过约会以后,这本书只剩下了五十页(没有像月永老师其他著作那么冗长,可能是它唯一的优点了),也该解谜了,虽然他们好像除了约会什么都没有干。

  谜底:因为濑名助手在高中时也认真写过推理小说,当时的死者参考描写就顺手用了手边杂志的读者模特作为参考,只不过没能写完。而助手君在高中时没什么朋友,人缘淡薄,对同学都没多大印象,所以现在就把那本已经被他遗忘的作品和记忆重叠了。

  那么,月永侦探又为什么知道呢?因为一开始整理旧物时,这本黑历史被他翻出来看到了呀。

  顺便摘录月永侦探在结尾的告白一段,听说这是很多读者给好评的理由,如下。

  「濑名不用感到羞耻喔,因为现在的我,与那时的濑名很相似啊。如果不是遇见了你的话,我大概也会越来越弄不清楚真实与虚幻,死去与活着,犯罪与正义的区别,但是是濑名你连接了我与这个世界,让我依然作为一个人类存在着。……正因如此,我才最喜欢濑名你了!所以啊,不要露出那副表情——笑一笑吧、濑名!」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读书笔记到此结束,接下来完全是个人的感想。

  最低。

  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能出版,难道作者之前的奖项是侍奉评审换來的吗?写出这种垃圾的家伙脑子有问题吧?出版这种垃圾的出版社脑子有问题吧?浪费人生看了这三本垃圾的我以及可能看了更多的各位脑子也有问题吧?

  这样浪费森林资源真的好吗?销量居然还不错,这个社会都怎么了啊?你们都是助长社会资源浪费的罪犯吧?

  

  ……

  

  今天的濑名很奇怪。畅销推理作家月永レオ老师想道。

  他的编辑濑名泉此刻正坐在餐桌对面,一边草草应付着刚才所煮的那碗面,一边面无表情地滑着手机——很显然,对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手机屏幕之上。

  这太奇怪了,平常的濑名泉最痛恨月永レオ在吃饭时一心多用,告诫过无数次这样会对胃有负面影响。

  “啪。”

  像是听见了月永レオ的心声一般,濑名泉干脆将筷子搁在了碗沿上,这下是全神贯注一心一意地开始打字了。

  ……什么啊?工作的事吗?但如果真的有那么要紧的工作事项,濑名一般都会提前告知自己才对,毕竟他所负责的作者只有自己一个人。——啊、难道说,是因为濑名也成为了别人的编辑吗?『没有濑名在一边就没有灵感,所以拜托过来陪我』什么的?濑名现在正在应付这样难缠的麻烦作者吗?

  完全没有意识到那个“难缠的麻烦作者”是自己的投影,月永レオ陷入了莫名其妙的焦躁情绪之中。他也没有心情继续吃晚饭了,只是注视着濑名泉的手机,以及对方不断敲打着的手指。

  寄托着某种意志的视线太过强烈,濑名泉很快就注意到了月永レオ仿佛要穿透手机背面的目光,他眼神偏移,将手机往自己的方向避了避,话里的不耐烦倒是实打实的:“干嘛?”

  这股不耐烦的情绪来得太过迅速,反而像是心虚,更坐实了月永レオ的猜测。

  “啊,好伤心,濑名见异思迁。”

  “……哈?你在说什么鬼话?给我好好吃饭。”濑名泉挑了挑眉,拿筷子去敲月永レオ的碗,“这可是我辛苦准备的,一辈子都要记住我的这份恩情啊?——喂!还给我!”

  但是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听见“给我站住”就马上停下的犯人。月永レオ趁其不备抢过手机,当然不会乖乖还回去。他虚晃了一招,将濑名泉的手机抛至右手,敏捷地躲开了对方的夺回攻击,手机屏幕上的内容终于清晰地映入了他的眼帘。

  不是和新锐作者的聊天界面,也不是什么工作邮件。

  是一个颇为大众的书评网站。

  明明是自己新书的评价页面,但争议的漩涡中心好像是另一位作者的粉丝。

  『连你口中的粪作都卖不过是不是应该去切腹谢罪啊?』

  『原来粉的逻辑和月永老师一样。很奇怪吧,为什么要转移书写得烂这个话题?是只能说销量了吗ww原来月永老师的书销量是日本小学生人口总调啊ww』

  『这种就应该称为废物吧wwww晚上好啊废物no』——这句回复栏里面的话还没打完,明显出自于濑名编辑的手笔。月永レオ眨了眨眼睛,还没等他消化完并不庞大的情报,手机就被濑名泉抽了回去。

  濑名泉抢回手机,立刻转身,毫不犹豫地朝门口快步走去。月永レオ想也不想,飞快冲上前去拽住了灰发编辑的手臂:“等一下濑名!”

  “……放手。”

  “不放!”

  “快点放开!”

  “我放手了濑名会做什么?”

  “处理好交接事务然后自杀。”

  “不行!”

  为了控制住对方的激烈挣扎,月永レオ只好转而抱住了对方的腰。动作拉锯和语言碰撞一起进行,最后获胜者是晚餐吃得更多一点的月永レオ。他自背后抱着放弃了抵抗的濑名泉,后者低着头,看不见现在是何种表情,不过月永レオ也能想象——不是后悔万分的恼羞成怒,就是痛不欲生的自我消沉。

  “濑名。”

  “干嘛?”濑名泉顿了顿,语气开始往自暴自弃的快语速转变,“不好意思啊我说话就是这么难听让你失望了啊谁叫那群白痴……谁叫那群ANTI还攻击到你的学历上了,我心情不爽不行吗?啊?你有什么意见吗?!”

  “……濑名,我真的没想到。”

  “……”

  “你会为了维护我而在网上和别人吵架——明明濑名你自己也说过毫无意义。”

  “是啊,我和网上的笨蛋完全一样。幻灭了吧、很恶心吧?那就快点放手。”

  “没错,濑名果然是大笨蛋。因为这种无聊的事生气,好看的脸都皱到一起了,虽然还是很好看啦。”

  “哈?”

  “还有啊,手机屏幕的字体设置要不要调大一点?濑名平常就要校稿,这样对眼睛很不好啊——如果这双漂亮的眼睛要被挡在厚厚的镜片之下,那简直是世界的损失。”

  “……你没什么别的感想吗?”

  察觉到了濑名泉僵硬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月永レオ及时地抓住了这个时机,将对方扳了过来。灰发青年自我嫌恶的神情还没完全褪去,依然抿着嘴角,无意识散发出抗拒一切尤其是月永レオ的气息。

  “什么感想?”月永レオ捧着濑名泉的脸颊,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他凑得很近,好像想用鼻梁触碰对方的鼻尖一般,“濑名果然好喜欢我啊?”

  又是一股条件反射性想要挣脱的势头,月永レオ迅速搂住了对方的脖颈,这下谁也不能阻止他亲上濑名泉的嘴唇了。

  只是一个轻飘飘的吻而已,却仿佛是按到了濑名泉的什么开关,他再次浑身僵硬了,只能瞪着眼睛望着罪魁祸首。

  “啊、忍不住了!我也好喜欢濑名啊!本来想拿到大赏再告白的,但是忍不住了!现在就想说,最喜欢濑名了,我爱你!”

  和连珠炮弹般的告白相同的,是月永レオ再度落在濑名泉脸上的吻,蜻蜓点水似地、一次又一次。濑名泉忍无可忍,终于在第四次时掐住了月永レオ的下巴,甜蜜的烦躁促使他也主动地去同面前这位大作家接吻,不过并非如法炮制,而是带着点报复和优越感,更深一步地加深这个吻。它耗尽了两个人的氧气,也让他们满脸通红,最后濑名泉放开月永レオ,以一句别过头去的“烦死了”作为总结。

  “濑名好帅气啊!”

  “……”

  “刚才也是,还有为了我在网上战斗唔唔唔——”

  “闭嘴。”

  被某个关键词重新唤醒了羞耻的记忆,濑名泉捂住了月永レオ的嘴巴,眼神仿佛是要把人射穿。识时务为俊杰,月永レオ立马举双手投降,等到濑名泉放开他,又忍不住再去亲了一次濑名泉的嘴唇。

  网线那段的ANTI大概永远都不会想到,自己和支持者们的一场唇枪舌战,间接地促成了讨厌的作者的人生大事。

  五年的心照不宣在今日被突然戳破,月永レオ和濑名泉都没什么真切的实感,两人重新面对面坐回餐桌前,又接着去吃那碗面。刚才折腾太久,面已经完全泡涨,不过月永レオ不介意,濑名泉也没余裕介意。两人的心思早就飞到了其他的地方,各怀鬼胎,食不知味。

  “濑名……就是因为这样才禁止我上网查评价吗?”

  “才不是!我没和那群家伙吵过几次!”读出了“你为什么会那么熟练啊,你到底做过几次”的潜台词,濑名泉气急败坏地激烈否认,“这次只是意外!我不让你查评价是因为不想你受到他们的影响!”

  “啊哈哈,濑名也太小看我了。”月永レオ扬起笑容,“要是还在大学的话,我大概真的会因为有很多批评垂头丧气吧!但是现在的我已经完全不会这样了喔。”

  “……”

  “知道濑名会为了我做这种事,说不高兴是骗人的。虽然如此,但现在更幼稚的家伙是濑名吧?不过还是很帅气!虽然很蠢但是很帅气,心跳不已!”

  “超烦人的啊,你。”濑名泉别开视线,他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却还是得硬起声线,嘱咐道,“不准在推特上说奇怪的话,听到了吗?”

  “……我知道了啦。”

  “刚才的那瞬间沉默是什么?你这家伙还真的被我说中了啊……”

  “濑名。”

  “干嘛。”

  “我喜欢你。”

  “……这种话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吧?我早就知道了。”

  “不一样,虽然之前就因为说过很多遍了,但是还是不一样。”月永レオ摸向自己心口,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好奇怪,明明终于说出来了,心脏却依然像被什么东西堵着,喉咙也变得奇怪起来,还想说‘喜欢你’,只想说‘喜欢你’,想大声地喊出来,大概重复一千多遍才会正常吧。”

  “我可不想听你喊一千多遍‘喜欢我’啊?”

  “濑名就不想说吗?‘最喜欢れおくん了’什么的——?”

  “那当然了,我可不是你这样的笨蛋。”

  “不公平,我也想听濑名说喜欢我嘛。”

  月永レオ干脆绕了过来,去和濑名泉挤在一把椅子上坐着,又还是觉得距离不够近似地,伸手去抱濑名泉,将脑袋往他的脖颈上蹭。有点像大型犬,但分明更像猫。

  “……”濑名泉欲言又止,几秒才挤出了一个单音节,马上没了后音。于是他又别过头去,用手按住自己烫得不自然的脸颊。

  好吧。这下月永レオ也觉得自己脸红了,脑袋晕晕乎乎,仿佛感冒低烧。他抬起头来,现在他不想说“我喜欢你”了,脑袋里只盘旋着想接吻的念头。

  想去亲吻濑名,想和濑名接吻。月永レオ怀念起刚才氧气不足的感觉了,虽然现在他的呼吸也不见得多么顺畅。或许是两人靠得太近了吧,连填充在他们之间的空气都所剩无几,但他乐意在此刻窒息而死。

  要不要在下一本书安排这种死法呢?这真是无比幸福的死法了,连找出凶手都像是种冒犯。月永レオ老师模模糊糊地那么想着,而下一刻,濑名泉的气息擦过他的耳畔,抢先一步实践了他的想法。案发现场、凶手、死者、证据和动机又立刻从月永レオ的脑海中消失了,他再次和濑名泉接吻,虽然两个人嘴里还有乌冬面的味道。

  无论如何,濑名泉今天是必然要在月永レオ家里留宿了。原因可以有很多,比如逐渐逼近的截稿期,又比如监督月永レオ以免他亲自去网络上留言,但只要有一条就已经足够了——濑名泉想和月永レオ在一起,月永レオ也想和濑名泉在一起。

  

  END。

  

补充设定:月永老师下限《J的神话》,上限……就不碰瓷了,大家可以自由代入自己心中最喜欢的推理作品(。

评论(9)
热度(234)

© 鸑鷟之翎 | Powered by LOFTER